季琦:最大的挑战是自己

发布时间:2013年08月04日 00:10
阅读:()次 信息来源:互联网

[摘要] 去年,汉庭酒店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,从汉庭到华住,能做到今天这样,作为董事长的季琦先生并不觉得是颠覆式创新的结果,而是用一种不同的思路和理念来做。他认为软件是管理思想的沉淀和汇总。

  去年,汉庭酒店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,从汉庭到华住,能做到今天这样,作为董事长的季琦先生并不觉得是颠覆式创新的结果,而是用一种不同的思路和理念来做。他认为软件是管理思想的沉淀和汇总。

  在我先后参与的四家上市公司创业过程中,一个最大的启发是,中国的服务业市场非常之大,成功不是因为我能干或聪明,也不是我拿到资本,恰恰是因为我从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维度,重新审视了这个产业。

  奇袭闪电战

  国外的星级酒店到了中国,都冠以同一个名字。比如希尔顿,从两星到五星都叫希尔顿,这其实是犯了品牌的大忌。我们的战略则是穿插包围、占领制高点。我不会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“打”,而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占领城市最高点。比如,“全季”的模型确定之后,非常快地在全国扩展开来,这也是过去汉庭和如家惯用的手法,在短时间之内得到资本市场、客户和加盟商的注意。

  我为什么敢做高端市场呢?原因就一条,投资回报。中国很多高档酒店的投资非常大手笔——进口水晶灯、跃层、巨大的中厅、中央空调、大理石……我认为这是投资者不懂行业。事实上,中国人离奢华还有一代人到两代人的距离,中国人做不了奢华。

  我们的路线图跟很多中国企业是一样的。首先覆盖草根——通过低档经济型和中档酒店积累现金流,我们去年是8个亿的收入,今年应该有十几个亿人民币的正现金流。倘若将现在的1000家酒店扩张到5000家的话,未来保守估计就是40亿元的现金流。现金流、规模加上中国市场的高增长,使得酒店业的PE估值比美国等发达国家要高。当然,随着行业的发展还沉淀了一批客户群,所以预计我们的高档品牌跟国外品牌会有PK。

  正如丛林法则所描述的那样:原始森林里,长得高的树能获得最多的阳光和雨露。我们在得到客户、投资和加盟商以后,回过头来再做清剿,消灭残余的“敌人”。目前来看,闪电战在中国创业是比较管用的。